成年人的脆弱

前言

2022 年 6 月底,在英国求学的第 9 个月。

其实早在 4 月份就结课了,基本等于放暑假,到研究生的开学日子还有五个多月,于是阴差阳错开始做回国的攻略,起因也是看到朋友圈该回国的回国,该留下的就继续生活。

英国感染新冠

一直没有分享的是,2021 年 的 11 月,也就是我到英国的第二个月,我感染过一次新冠肺炎,不知道是日常逛街买菜还是日常的下午茶咖啡,总之开始感觉不对劲的时候是那周周三的晚上。

那天下午就开始毫无征兆打喷嚏,流鼻水,于是觉得是感冒,吃了些药。傍晚晚饭后头有些痛,就会到房间床上躺着,大概是晚上 11 点,额头很烫,开始发烧,用带来的体温计量了下,38°C,随即拿出公寓发的自测盒开始测试,一条淡淡的T线慢慢出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回躲不过了。立马开始寻找各种治疗方案,打电话先告知公寓,也只是让我不要出门,然后就开始和爸妈法子袄子,那天我是 11 点自测阳性,国内凌晨 6 点,爸妈还在睡觉,发出去的消息没有回复,这段时间内也是很焦虑,第一次感到很无助,于是就睡下去(焦虑,睡不着)。

自测包阳性

第二天约了 NHS 核酸。第三天,收到阳性短信,就开始每2小时测一次体温。印象中最高发烧到近 40 度,整个人基本上是虚脱的,站起来都很费劲,咨询中医说每天用新鲜橙子挤出橙汁兑温开水,并且还给开了中药,每天喝至少 2 杯橙子水,那几天应该是我这辈子喝水喝的最多的几天了,每天热水壶至少烧3壶水,就是为了尽快排毒。

发烧的高热,幸好隔壁房间的印尼老哥有退烧药,我们刚来第一天就认识了,很热情的一位兄弟,给了我一盒扑热息痛,热度上来了就吃一片,每天最多2片。我的体温就在 37 度 和 39 度之间反复。

大概是第五天,前一天吃下退烧药后第二天不发烧了,咳嗽也有所缓解,但是自测还是阳性,继续喝水。

第六天开始感觉到比前几天有精神了,自测也开始转阴,立即约了 NHS 的 PCR 检测。

第九天收到核酸阴性,基本此时可以确认逐渐康复。

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在国外是那么无助,无数次想过如果没出国就好了,如果爸爸妈妈在身边就好了。

那几天正好是英国下雪的几天,只能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窗外。

旅行 & 回国

4 月学校结课之后,就开始准备接下来几个月的安排,首先就是申请 EA,这个可以理解为英国对签证即将到期但又回不了国的人的一个政策,如果要在英国境内续签,要求就是签证到期日和研究生开学日期不能超过 28 天,我的签证到期相隔了三个多月,要申请 EA。

然后就是出去玩了,英国有很多值得一去的城市,可能毕业了回国之后短期内都不会再来英国了,所以想都走走逛逛。同时也在朋友圈看到各种一起来的同学,在各个国家的旅行照,法国,西班牙,土耳其甚至非洲摩洛哥。

我就在 5 月份出行游了一些英国的城市,附上一些爱丁堡的游照。

卡尔顿山日落

苏格兰西海岸港口

但也有看到回国的,我其实在早些时间(3月)的样子,也萌生过回国的想法,因为新冠带来的后遗症还是想治疗。顺便回国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,还有就是见一见很久不见的朋友。

终于在 6 月中决定回国,此时中国香港已经开放大陆游客入境,就决定走这条线。

香港策略是,入境需要隔离 7 天,得自己订政府指定列表上的隔离酒店,当时因为行程订的赶,所有旅行 APP 都订不到,只能找票(huang)代(niu)。

订机票,隔离酒店,做起飞前核酸,一切都安排的有序。

阳性风波

7 月 6 号,上午拿到起飞前核酸阴性报告,火车前往伦敦,希思罗 T4 出发,经过一天一夜的飞行,7 月 7 日晚上入境香港后在机场做了核酸和快筛,快筛是阴性,拿到强制检疫令后,由政府安排的大巴转运到隔离酒店。

强制检疫令

隔离酒店第二天,前台突然打来电话说,昨天的核酸呈阳性,明天会有卫生署的车来接你,去到新的隔离点。

当时我是一脸懵的状态,怎么可能,是不是搞错了,同一起做的快筛是阴性啊,怎么核酸就阳了,打电话给卫生署,没用。这可能会影响我接下来回内地的航班,立即联系票代,还好没出票,改签到 17 号。晚上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离开家两百七十多天之后,第二次感到无助。

第二天,也就是 9 号中午,派车接我到新的隔离酒店,到达当天算第二天,开始新的 7 天隔离,费用全免,其中第 6, 7 天的快筛阴性即可结束隔离。

政府安排的新隔离酒店

返回大陆

后续返回杭州待写…

0